當前位置:一點排行 > 品牌 > 餐飲行業 > 手機訪問:m.hosaudio.com

“引狼入室”的俏江南、大娘水餃,早已輝煌不再!

來源:www.wuzdwr.tw時間:2019-08-09 15:45:35奇聞指數:編輯: 手機版

俏江南,俏江南,大娘水餃,中高端餐飲

在中國餐飲業,俏江南和大娘水餃都曾是行業標桿。

俏江南作為中高端餐飲的代表,曾一時風光無限,不僅是北京奧運唯一的中餐服務商,還成功進駐了2010年上海世博會場館。其創始人張蘭也憑借全國數十家分店登上了2009年胡潤餐飲富豪榜,財富估值25億元。

有著20年歷史的大娘水餃則是全國性的中式快餐品牌的代表,在水餃行業更是僅此一家,2013年就已在全國19個省市擁有450多家連鎖店,總銷售收入超過15億元,員工7000多人。

但如今,這兩個標桿卻已不再挺拔,不僅企業易主,創始人出局,經營管理狀況更是每況愈下,面臨再次被出售的風險。

這一切,都與當初它們滿懷希望與信心地引入資本有關。

俏江“難”

1988年,出生于知識分子家庭的張蘭,放棄了分配的“鐵飯碗”,成為潮涌般奔赴大洋彼岸洋插隊者的一員,去了加拿大。在多倫多,張蘭靠著刷盤子、扛牛肉、打黑工,進行著自己的原始積累。她的目標是攢夠2萬美元,然后回國投資做生意。終于,在1991年圣誕節前夕,張蘭懷揣著打工掙來的2萬美元和創業夢,乘上了回國的飛機。

打拼9年后,2000年4月,張蘭毅然轉讓了所經營的三家大排檔式酒樓,將創業近10年攢下的6000萬元投資進軍中高端餐飲業。在北京國貿的高檔寫字樓里,開了第一家以川劇變臉臉譜為Logo的俏江南餐廳,也由此開啟了張蘭的俏江南時代。

俏江南創建不久就實現了盈利。連續8年盈利之后,2007年,銷售額達10億元。為此,張蘭曾豪言要將俏江南運作成餐飲業的LV。在她的規劃里,俏江南要每年新開門店100家,在3~5年內開設300~500家餐廳。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資本為規避周期性行業的波動,開始成規模地投資餐飲業,在短時間內涌現出百勝入股小肥羊、快樂蜂收購永和大王、IDG投資一茶一座、紅杉資本投資鄉村基等資本事件,全聚德與小肥羊也先后于A股及港股成功上市。這無疑給中國餐飲業注入了資本興奮劑。

在這種背景之下,既有規模優勢又有高端標簽,還有奧運供應商知名度的俏江南,自然也招來了資本伸出的橄欖枝。

2008年,張蘭結識了鼎暉創投的合伙人王功權。當年9月,俏江南與鼎暉創投簽署增資協議,鼎暉創投注資約合2億元人民幣,占有俏江南10.526%的股權。

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鼎暉入股時,投資條款中設有“對賭協議”:如果非鼎暉方面原因造成俏江南無法在2012年年底上市,那么鼎暉有權以回購方式退出俏江南。

正因為這個條款的約束,俏江南不得不加速自己的IPO進程。

2011年3月,俏江南向中國證監會提交了于A股上市的申請。考慮到A股上市的排隊企業數量以及審核流程,要實現2012年年底之前上市,時間已經相當緊迫了。

但天有不測風云,上市申請提交之后,監管層凍結了餐飲企業的IPO申請。2012年1月30日,中國證監會例行披露的IPO申請終止審查名單中,俏江南赫然在列。

上市的不順利,令張蘭對投資方鼎暉頗有微辭:“引進他們(鼎暉)是俏江南最大的失誤,毫無意義。民營企業家交學費唄。他們什么也沒給我們帶來,那么少的錢稀釋了那么大股份。”張蘭還抱怨道,她早就想清退這筆投資,但鼎暉要求翻倍回報,雙方沒有談攏。

當然,抱怨歸抱怨,“2012年年底之前完成IPO”的緊箍咒依然戴在張蘭頭上。A股無門,俏江南不得不轉戰港股,但赴港上市之路最終也沒能走通。

上市失敗后,俏江南飽受資金壓力,不得不繼續尋求資本的幫助。

2014年4月,歐洲私募股權投資機構CVC宣布,正式入主由張蘭創辦經營的俏江南,成為最大股東,持股比例達82.7%,剩余股權,張蘭持股13.8%,員工持股3.5%。

在CVC控股俏江南后,鼎暉也正式抽身退出。

在入股時,CVC表示,張蘭會繼續留任俏江南董事會主席,仍是股東之一,與CVC團隊共同負責公司的戰略決定。同時張蘭也表示,相信這一合伙關系“將帶給俏江南一個光明的未來”。

但光明的未來并沒有到來。2014年、2015年,公款消費的幾近絕跡加之經濟增速的放緩,CVC所期望的依靠俏江南的現金流來償還并購貸款的設想無法實現,未能依約向銀團償還約1.4億美元收購貸款,于是銀團授權香港保華有限公司代表于2015年6月23日出任俏江南集團的董事。

至此,張蘭徹底出局。

許多企業家無不為她惋惜,認為張蘭不應該引狼入室,而這個所謂的“狼”就是資本。

“作為白手起家的女性企業家,我在此為自己點一萬個贊,在這個行業奮斗了整整24年,無怨無悔。”事后張蘭在微信中如此寫道。但其實她并不能做到如此灑脫。她與CVC的糾紛官司還在繼續。“說不定,一年之后,你再采訪我,是在俏江南的辦公室里。”2015年7月20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張蘭言辭之中透著重回俏江南的野心。

然而,這顯然難之又難。

被香港保華有限公司接手的俏江南的命運同樣不可預測。與CVC入主俏江南的目的一樣,保華收購俏江南的目的也是為了獲得可觀的投資收益,如果保華接手后,通過一系列管理、經營改革措施使俏江南經營出現較大起色,保華后續引資或自己注資的可能性較大,但是如果保華的措施效果不大,其很可能擇機再次賣掉俏江南。

“煮壞”的大娘水餃

與俏江南因為缺錢引入資本不同,大娘水餃主動引入資本是因為缺人。

創立于1996年的大娘水餃是以水餃為主打產品的餐飲連鎖企業中最具規模和品牌效應的一家,連續多年被列為中國快餐十大著名品牌企業和中國快餐十強企業。

同樣是2008年,一撥又一撥的投資人幾乎踏破了大娘水餃創始人吳國強的門檻,想要投資大娘水餃。 “5年內大概有四五十家投資機構找上門,但有的條件苛刻,有的我們看不上,有的出價不高,更有甚者就是大忽悠……”吳國強說。

但到了2013年,老吳突然發現自己年滿60歲了。“我個人精力有限,又沒有合適的接班人,我開始考慮把企業交給專業的團隊,從而讓企業發展再上一個臺階。”而這一年,大娘水餃在全國已有超過450家門店,總銷售收入超過15億元。

最終,吳國強也選擇了有“歐洲最大私募股權基金”身份的CVC。2013年年底,CVC完成對大娘水餃的收購并成為控股股東,而吳國強自己只剩下10%的股份。彼時CVC方面表示,將在3~5年內推動大娘水餃在香港上市。

之后,CVC方面引入了職業經理人。2014年,曾經在必勝客和肯德基供職過的黃再德出任大娘水餃CEO。一年之后,黃再德辭職,同樣是外聘的李傳章接任CEO。

兩年之間,這兩位CEO對大娘水餃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涉及了組織架構和產品結構等方面,比如減少原材料的分量;提高價格;減少產品品類等。

但這些方法似乎并沒有讓大娘水餃變得更好,2014年、2015年銷售額每年下滑兩成左右,2015年的銷售額僅相當于2013年的80%。

面對這樣的結果,吳國強曾公開表示“我只能用恨鐵不成鋼來形容”。不但如此,今年年初,作為創始人的他居然被大娘水餃的年會拒之門外。于是,吳國強忍無可忍,怒闖年會會場,之后發公開信,直言是因為CVC方管理不善,才導致大娘水餃如今的下滑,并希望CVC換掉李傳章。

兩個月后,李傳章被包德禮取代。表面上看,好像是吳國強勝利了,CVC妥協了,至少雙方的矛盾暫時得到了緩解,但實際上只剩下一成股份的吳國強早就失去了干預大娘水餃未來的資本。

對于吳國強來說,現在最大的改變是自己的顧問頭銜終于“名副其實”了。在CVC接手大娘水餃后,吳國強雖有顧問頭銜和固定辦公室,但在前兩任CEO任期內,他來辦公室只是上上網,并不參加任何會議。現在,無論是在產品定價、營銷計劃、食品安全等方面,包德禮都會來找他商量。有了這樣的禮遇后,他對包德禮的評價也頗高:“如果給包德禮打分,我覺得可以打90分。”鑒于此,吳國強還將自己用了多年的辦公室騰出來讓給了包德禮。

公開資料顯示,包德禮43歲,在中國已經生活了15年,家在上海,此前曾在包括聯合利華等多家外資企業工作。2013年開始擔任達美樂披薩中國區總裁,此后兩年將門店數量從20多家增加到50多家。

對于包德禮未來的表現,大娘水餃和吳國強都是充滿期待的,“我的愿望是在我有生之年,不管企業是姓吳還是姓C,只要能夠發展壯大,不要我還沒死,企業先死了。”吳國強說。

春節之前的那場紛爭似乎也讓CVC加強了對大娘水餃的投入,常駐上海的大娘水餃董事總經理徐炯目前保持一周一次前往常州的頻率。

今年5月,作為大股東CVC代表的徐炯表示,雖然目前餐飲行業外部環境并不佳,他們也沒有明確的上市時間表,但他們的目標不止于恢復至2013年的銷售業績,而是希望超越。

但僅僅過了一個月的時間,有關CVC欲將大娘水餃賣掉的消息便吹散了徐炯的豪言壯語。

雖然事后徐炯否認了此事,但此前就有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早在2015年12月,CVC就先后找過五大投行,委托他們賣掉大娘水餃;也先后與海底撈、味千拉面等有過接觸。

對此,吳國強則表示,此前有所耳聞。“但我能怎樣呢?”

是的,大娘水餃的未來,早已不屬于他了。哪怕CVC像再次賣掉俏江南一樣賣掉大娘水餃,吳國強也只能像張蘭一樣,在微信上為自己點一萬個贊,道一聲“無怨無悔”,別無他法。

不過,比張蘭仍官司纏身、被凍結資產幸運的是,吳國強是把股份賣了出去,已經手握巨款,落袋為安。他若能放下對大娘水餃的執念,割舍創始人的情懷,還能輕松地享受財富和生活。只是,這顯然違背了當初他主動出讓大娘水餃的初衷。

“可駕馭的資金是天使,駕馭不了的資金變魔鬼。超越自己把控能力地引入資本,有時候就是‘引狼入室’。”俏江南和大娘水餃的結局或許正應了這句話。

本月排行